什么是男性生育力保存?

发布时间:2019-08-20


01

  什么是男性生育力?


   男性生育力是指育龄男子能够使其配偶妊娠的能力。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表明,正常夫妇在没有避孕的正常性生活1个月的受孕机会约为25%,12个月内的累积受孕机会约为85%,2年内约为95%。评价男性生育力的金标准为配偶妊娠,而精液参数则是评价男性生育力最简便、直观的方法。

02

男性生育力所面临的风险


   随着年龄的增加,睾丸组织逐渐萎缩,精子生成的数量减少,精子可能发生突变率和染色体异倍体也大大增加,最终导致子代遗传疾病和胎儿死亡的风险大大增加。男性最佳的生育年龄在25~35岁期间,错过最佳的生育年龄会导致生殖风险和生殖成本增加,生育有缺陷子女的几率也会增加,给社会和家庭带来痛苦和负担。近一个世纪以来,全世界范围内的男性精液质量呈持续下降的趋势。生存环境恶化,污染、辐射源增多、职业风险、恶性疾病及其治疗以及病原体感染等多种因素都有可能加剧精液质量下降,从而直接或间接影响男性的生育力。一项中国武汉精子库的回顾性调查显示(1),从2010年-2015年,中国健康成年男性的精液质量呈下降趋势。因此,生育力保存是近年来随着人类生殖风险增加,在现代人类生殖学领域迅速发展起来的一项技术服务。

03

男性生育力保存

生育力保存是指生育期男性在没有生育计划时预先将精液取出体外,经过冷冻处理超低温保存,待有生育需求时取出精液复苏,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用于配偶而达到生育目的。在国外,生育力保存非常常见。传媒大亨默多克在70岁高龄时,生下两个女儿,使用的就是其冷冻的精子,之所以使用冻精,是因为默多克早年曾被诊断患有前列腺癌,要进行放射治疗,考虑到自己因此会失去生育能力,默多克在接受放疗前,让医生为他取出精子进行冷冻。

在国内,精子冷冻技术日益成熟,特别是极少量精子冷冻技术的发展,使患者因各种原因进行冷冻自身精子用于后续辅助助孕治疗成为可能。也有许多男性对生育力保存感兴趣,46岁的中国男星胡兵曾大方承认已经冻精,并透露冷冻精子之后,自己不用着急找对象了,妈妈也不催婚了;主持人乐嘉也是大方自称“ 40岁时做了精子冷冻。由此看出,男性生育力保存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对于每一个人来说,生育力都是一项宝贵的能力,保护生育力,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健康的生育观念。如果遭受的不可抗因素,那么不妨将生育力先暂存在人类精子库,待时机成熟时,便可重新享受孕育新生命的快乐。



04

精液冷冻的前世今生

   知道了精液冷冻,但如果你对它的安全性及时效性还有所顾虑,我们就来翻翻人类精液冷冻的前世今生。


历史

200多年前,意大利的一位牧师Spallanzanidi首次观察到人的精子在雪中冷冻30分钟,通过适当方法复温后,部分精子仍能恢复活力,但他的发现当时未能引起人们的重视,毕竟这一新生事物尚未体现出实用价值。19世纪的欧洲战事频繁,为尽可能消除奔赴前线作战的士兵的后顾之忧,Mouteyazza首次提出“精子库”的概念,建议提前将士兵们的精子冷冻贮存起来,以备其牺牲后运用冷冻贮存的精液供其妻子受孕,限于当时的条件,低温冷冻的精子大多死亡,精子复苏后效果不理想,这一美好的设想难以实际应用。20世纪初,液氮在冷冻贮存方面的应用,大大促进了精子冷冻技术的发展。1949年,Polge发现了精子冷冻保护剂-甘油,从此,精液冷冻贮存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发展,时至今日,甘油仍是精子冷冻保护剂中最重要的成分。

    1963~1973年10年间,全世界大约出生了1000例左右通过冷冻精液人工授精的婴儿,这些冷冻精液多数冷冻期在3年以内,少数几例贮存10年以上,冷冻精液人工授精分娩婴儿与自然妊娠分娩婴儿的先天异常发生率无明显差异。

    2010年,英国37岁的约翰•罗兰用自己22年前冷冻的精液通过辅助生殖技术成功出生一名健康男婴,这个宝宝被称为“超时空男婴”。

    众所周知,传媒大亨默多克早年患前列腺癌,70岁高龄还先后与邓文迪生下两个女儿,完全得益于提前将精液存在了“精子银行”。国内主持人乐嘉在一档真人秀节目中不幸“睾丸撕裂”,手术后自称“幸好做了精液冷冻”。

   精子冷冻及保存技术从200年前发展至今已非常成熟,我们将取出的精液与冷冻保护剂混合,利用一定程序降温,置于超低温(-196℃)环境中长期保存,保存时间暂时还没发现上限。研究表明“冻精”后产生的各项妊娠结局与自然受孕并无差异,已经长期应用于临床,安全性是有保障的。

   人类精子库的发展和规范也让这项技术惠及普通大众,精液冷冻不再是富人明星们的特权,想让男性生育力永葆“青春”吗?精液冷冻是你最好的选择!

参考文献:

1. Yuan HF, Shangguan HF,et al. Decline in semen concentration of healthy Chinese adults: evidence from 9357 participants from 2010 to 2015. Asian J.Androl.2018 Jul-Aug;20(4).



防癌体检 捐精须知 隐私保护 捐精流程 满意度调查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